周周谈|威马降薪、小鹏架构大调,新势力又要迎寒冬?

天气渐凉,热闹的新能源车产业也开始“降温”。这边小鹏架构大调整,那边威马降薪求生存。一辆车都没造出来的小米也已经开始制造焦虑,称要达到千万辆级别才能活下来。

小鹏调整组织架构

事件概述:据36氪报道,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近期多天主持公司管理层会议,对公司运营、组织架构和产品策略等关键问题进行反思和探讨,并在10月21日晚发布了全员邮件,宣告了一次全面的组织架构调整。

调整后设立5个委员会,3个虚拟产品矩阵。具体包括战略委员会、产规委员会、技术规划委员会、产销平衡委员会、OTA委员会。三个虚拟产品矩阵分别为:E平台产品矩阵、F平台产品矩阵、H平台产品矩阵。

点评:近年实行BU化的汽车制造商不在少数。例如丰田2017年开始推行TNGA架构时,就进行了这样的组织调整。

例如将原来的总工程师制度改为按照各类车型划分的“子公司”,也就是BU。依靠这种做法以提升利润和组织效率。

一般来讲,这对于架构臃肿的传统巨头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,而此次小鹏如此调整,在我们看来更多地有点“病急乱投医”。病在哪?小鹏G9如此重要的车型上市后配置逻辑混乱,套路满满,后虽然立即改正,但仍是一件具有负面影响的事件,也反映出了内部各部门间的沟通不畅。不仅如此,本来销量有明显优势的小鹏由于车型售价亲民,毛利率并不高。而随着其他新势力销量迎头赶上,小鹏不进则退,竞争压力日益增长,似乎到了不得不做出改变的节点。

威马降薪

事件概述:有媒体报道称,有威马内部员工透露,自10月份开始,威马员工工资按照7折发放,管理层工资按照5折发放。此外,据接近威马汽车的消息源称,该公司将实行包括“高管主动降薪50%”在内的一系列积极的财务政策,以期能顺利度过资本寒冬,在未来新造车势力圈层的竞争中获取更好的业绩表现。

针对威马员工工资打折发放传闻,官方暂未回应。

点评:新势力寒冬并不是第一次来。前有路边吃7块钱鸡腿饭的小鹏,后有2019年最惨的李斌,然后还有高管每次出差都要坐头等舱导致资金短缺的拜腾……

虽然每家新势力造车的目的和对行业的理解程度都不同,但他们的共同点是都需要大量资金。

目前活下来并且活得不错的公司里,大致分为这几类:坐实品牌标签,或高端或家用;有大量B端大客户订单支撑;有科技和新能源产业巨头背书。

观察一下,威马目前没有太多的光环背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大部分进入新势力公司的打工人并不会抱着“为梦想窒息”的态度去奋斗,更多地是想分享新势力增长的风口红利,一旦待遇上没有优势,不管是威马还是其他公司,都将不再具备对人才的持续吸引力。

雷军:年产1000万辆才能存活

事件概述:雷军近日在推特上表示:“当电动车行业进入成熟期时,世界前五大品牌将占据80%以上的市场份额,换句话说,小米成功的唯一途径是成为前五名之一,并且每年出货量超过1000万辆。竞争将是残酷的。”

点评:首先,我不同意雷军的观点。汽车不会从机械变成电子消费品,驱动方式的改变并不会改变车的本身属性。从价格上,也注定了车即便通体都是电子元件,也不会变成人们常规理解中的“电子消费品”。

因此,也并不存在“赢家通吃”的局面。作为个性化的体现,车上可以挖掘的需求点太多。家用、商务、社交、越野等等,没有一个品牌能满足所有调性和需求,因为那样就会失去品牌标签。

同样是车圈新人,创维黄宏生考虑问题就实际得多,他说以后能活下来50家品牌,每家都能满足各自的细分市场。而在雷军口中,变成了只能活5家,必须达到年产1000万辆级别才可能存活。

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,但我们充分地感受到,做实业的黄宏生和玩互联网的雷军完全是两种行事风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