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一的对手

全红婵联手陈芋汐,全场只有一组对手。一场毫无悬念的跳水比赛,形式上竟然有了对决的味道。

在德国柏林欧罗巴体育公园半地下的跳水馆里,上演了跳水世界杯历史上少见的一幕。女子双人10米台决赛,只有两对选手参赛,其中一对是令人凝神屏息、拍案叫绝的“水花消失术”传承人——全红婵和陈芋汐。

“两小只”唯一一组对手来自美国。一位是30岁老将卡特里娜·扬,今年布达佩斯世锦赛该项目银牌得主,另外一位不是她在世锦赛时的搭档施内尔,而是名不见经传的阿贡比亚德。

21岁的阿贡比亚德是首次参加世界杯,与扬合练也只有几个月时间。赛后她直言:“这场比赛我们压根没想着赢。”

同样是世界杯首秀,全红婵和陈芋汐已经奥运会、世锦赛桂冠在手。这场比赛结束,两人轻松完成世界三大赛的金牌“大满贯”。此时,她们一个15岁,一个17岁。

“和今年世锦赛相比,我们可能有一些进步。我们需要系统训练维系彼此之间的默契感。”陈芋汐说,“金牌‘大满贯’对于运动员来说非常不容易。但我们的追求不限于此,还有更高目标等着我们去实现。”

本届世界杯由于确定举办时间晚,组织仓促,参赛选手较以往大幅减少,却不乏新鲜事。比如分离的双人跳台让运动员着实适应了一番。和以往不同,两名参赛选手要分别从两个相隔较远的跳台起跳。从运动员赛后反馈看,她们彼此余光看不到对方,感受不到彼此的动作协调度,所以平时积累的默契显得更为重要。全红婵说:“不太习惯,离得太远了,只能听她(陈芋汐)喊口令,喊完就跳了。”

只有两组选手的跳水比赛,节奏也和往常大不一样。扬说:“我们每一跳之间没有太多时间缓冲,只能尽可能保持冷静。”

阿贡比亚德说:“每一跳跳完都要尽快调整呼吸,和教练沟通。我有些担心时间不够,但还好,不会特别赶,裁判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。”

陈芋汐记得以前参加过对手很少的比赛,的确节奏有很大变化。

“比赛节奏各有不同,自己节奏不能变,不用着急。”陈芋汐说,“我们没准备好时,裁判也不会催着我们跳。必须完成自己的准备,想好每个动作再去跳。不论外界因素如何,心要静下来。”

尽管只有一组实力并不强劲的对手,但两位小将并没有觉得这对她们完成动作有什么影响。

“每一次机会都来之不易,每一场比赛我们都很珍惜,都会认真对待。”陈芋汐说,“不管对手是谁,跳自己就对了。”

在阿贡比亚德看来,能有这样的机会“单独挑战”中国王牌组合是非常美妙的体验。赛前她看过很多全红婵和陈芋汐的比赛视频。

“非常开心我和搭档能有这样的经历,中国运动员简直太出色了,能和她们同场较量感觉棒极了。”阿贡比亚德说,“比赛中我通常不看对手表现,但当我完成最后一跳后,还是忍不住看她们。她们的动作令人惊叹。”

22日将进行女子单人10米台决赛,全红婵和陈芋汐从搭档变为对手。在这个项目上,两人分别拿了奥运会和世锦赛冠军。

当记者问这次世界杯冠军会轮到谁时,全红婵说,“尽最大努力跳好自己”;陈芋汐说,“尊重自己,尊重对手,尊重比赛”。

当她俩竞争时,也许只有彼此可以成为双方唯一的对手;当她们携手时,也许只有她俩本身是自己唯一的对手。

“毕竟,跳水是一个自己和自己较劲的运动。”陈芋汐说。